上海市老年学学会
老年人学会
第二届世界老龄大会
世界各国关心老年人
华裔老人国际研讨会
第八届亚洲/大洋州地区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大会
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
亚太后续行动会议
第19届世界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大会
其他
第20届国际老年学首尔大会
 
对外交流 - 国际交流 - 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 - 联合国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和中国老龄工作的开创阶段
联合国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和中国老龄工作的开创阶段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6/9/7 12:07:24 阅读:3871


    我国的老龄工作开始于1981年9月,经过21年的努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低到高,取得了很大进展和成就。

    1978年12月,联合国大会决议,于1982年召开首届老龄问题世界大会。1981年春,联合国秘书长三次致函我国政府,敦促我国履行联大决议,积极开展有关活动,成立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全国委员会。同时,亚太地区经社理事会也来函,邀请我国政府派人出席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亚太地区政府间预备会议。国务院将上述两事交给国家劳动总局牵头承办。国家劳动总局决定,由副总局长于光汉主管这一工作,副总局长魏恒仓、外事司司长武元晋参与领导,实际上他们形成了一个三人领导小组。他们受命的是一项全新的事业,不仅面对国内,而且面对国外,难度是很大的。但是他们不畏困难,在晚年时期又走上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成为我国老龄工作开创阶段的具体领导者。当时,于光汉同志已是年近七十的老人,魏、武两同志也都是年过60岁的人了。

    1981年9月7日,国家劳动总局会同外交部、民政部,向国务院写了报告,请示两件事:(一)建议由国家劳动总局牵头组织"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中国委员会";(二)建议由国家劳动总局组团参加亚太地区政府间预备会议。国务院于当年9月9日批准了这个报告。可以说,我国的老龄工作从此就开始了。

    1981年9月中旬到1982年3月,于、魏、武集中精力抓了两件大事。
    首先,是组团参加亚太地区政府间预备会议。组团的主要工作之一是起草一篇代表团团长在会上的讲话稿,但这件事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当时在我国除了极少数专家、学者以外,从各级领导到广大群众,都还不知老龄问题是怎么回事,写什么,如何写?心中无数。为此,于、魏、武和他们的助手,下定决心,向有关部门调查,向一些专家、学者请教,经过努力,终于把这篇讲稿写了出来。1981年10月19日至23日,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亚太地区政府间预备会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以劳动总局副总局长魏恒仓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魏恒仓在会上的发言就是在国内准备好的那篇讲稿,发言博得了会议的好评。在当时的条件下,能写出这样的材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菲律宾会议之后,于、魏、武的精力转向成立"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中国委员会"的工作上来。1982年3月13日,国家劳动总局会同民政部、外交部向国务院上报了组建"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中国委员会"的请示。国务院于当年3月23日批准了这一请示。委员会主任是于光汉,副主任是岳篱(民政部副部长)、谭云鹤(卫生部副部.长)、魏恒仓,秘书长是武元晋。这个机构的建立,为打开老龄工作的局面开创了第一个有利的条件。随后,于、魏、武又把精力转向出席"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准备工作上,主要的准备工作还是起草一篇中国代表团团长在大会上的讲话稿。这次大会是联合国召开的,比菲律宾会议重要得多,起草这个讲话稿的难度也比上年那次大得多。没有别的办法,还是广泛调查,多方请教。

    正当于、魏、武紧张地为出席世界老龄问题大会进行工作之时,一件大事发生了。1982年4月下旬,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劳动人事部,撤销国家劳动总局,劳动总局的干部一律暂时解职,等候劳动人事部重新安排。劳动人事部提出,凡是不再安排工作的都将离休退休。那年5月,原劳动总局的干部大都安排了工作,于、魏两人未予安排,预示着他们就要离休了。武元晋同志虽然安排了工作,但因准备世界老龄问题大会的任务在身,也难到位。这样的大动荡对三位老同志无疑是很大的考验。但是他们意识到自已肩负的责任重大,不容有丝毫的松懈,仍然专心致志地进行大会的准备工作。由于机构人事的大变动,他们的助手几乎没有了,只留下光汉同志的秘书一位青年人,他们的工作处境十分困难。他们决心要迎着困难而上,在劳动人事部外事局的配合下,他们完成了参加大会的各项准备工作。

    1982年7月26日至8月6日,联合国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以"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中国委员会,",主任于光汉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一行12人出席了大会。代表团的方针是:在老龄问题上,既要让世界了解中国,也要使中国了解世界,侧重点是向发达国家学习。于光汉被选为大会副主席。光汉同志在大会上的讲话受到热烈的欢迎。由于全团同志的努力,代表团载誉而归。

    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主要解决了下列问题:
    大会产生的主要文件是《老龄问题维也纳国际行动计划》。这个文件的中心思想是要唤起全世界都来重视人口老龄化问题,原因是:当会议召开时,发达国家都已进入老龄化国家,对人口老龄化都已重视;但是广大的发展中国家还没有进入人口老龄化,因而对人口老龄化问题还不理解,也不重视。为此,文件着重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
    联合国估计,全世界60岁及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1950年时是2亿人,1975年时增加到3.5亿人。预测,到2000年时将增加到5.9亿人;2025年时将增加到11亿人,届时,所有国家都将成为老年型国家。
    第二、统一了老龄问题上的一些基本概念。
    1.确定60岁及60岁以上的人为老年人。
    2.确定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0%以上,就开始进入老年型国家,以后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老年人口的比例还会不断增加。
    3.明确人口老龄化与个人老化是两个概念。个人老化是指人从青年人逐渐成为老年人,这是自然规律,不能改变。人口老龄化,是指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这是社会发展中的问题,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只要有正确的对策,人口老龄化是可以控制的。
    4.指出出现人口老龄化的条件。人口老龄化不是自古就有的,古代社会没有这个问题。人口老龄化是在产业革命以后开始的,由于经济的发展,文化科学的进步,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都大幅度下降,人类平均寿命不断提高,年轻人口减少,老年人口增加,人口结构的这种变化就是人口老龄化。
    5.人口老龄化的一般规律是经济越发达,人口老龄化越快。在一个国家里,一般是先城市后农村,先富裕地区后贫困地区。
    6.对人口老龄化的评估。人口老龄化是人类进步的标志,是好事;但是如果没有及时的正确的对策,人口老龄化也会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7.人口老龄化对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将产生的影响:(一)国家的财政开支要大大增加;(二)劳动人口要大大减少和老化;(三)被抚养的人口要大大增加;(四)经济发展的速度放慢。
    8.老龄问题不是简单的老人问题,它包括两个内容:(一)人道主义方面的问题,就是说,国家应想方设法解决老年人特殊需要的问题,如保健与营养、住房与环境、家庭、社会福利、收入保障、就业、教育等等;(二)发展方面的问题,就是说,人口老龄化会给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国家必须及时采取有效的对策。讲老龄问题,必须同时讲这两个方面才是正确的。
    第三、提出了行动方面的建议。
    大会特别强调了各国政府的作用。促请各国政府对老龄问题给予更大的关注,要按照本国的情况,认真实现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通过的行动计划。同时,还强调了国际和区域合作的重要性。 
    以上讲的三个方面的问题,是总结了发达国家解决人口老龄问题的经验,使广大发展中国家受到很大启发,有力地推动了全世界老龄工作的进展。

    代表团带着对这次大会的认识和理解回国后,于1982年10月7日,向国务院写了出席维也纳大会的报告,着重讲了三个问题:(一)全世界和我国人口老龄化的现状和趋势,目的是要提醒大家认识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二)参加大会的收获,主要讲了发达国家应对老龄问题的一条重要经验,那就是政府有专管老龄工作的常设机构。(三)提出了一些建议:各级政府要把老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要动用各种宣传工具,大力进行老龄问题的宣传;积极开展老龄问题的科学研究;把"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中国委员会"改名为"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报告附了"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于光汉任主任,副主任是章明(民政部副部长)、谭云鹤(卫生部副部长)、魏恒仓,秘书长是武元晋。国务院于1982年10月20日批准了这个报告和附件上的机构组成人员名单。这样,"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老龄委)就正式成立了,我国第一个领导全国老龄工作的组织,从此开始,我国的老龄工作也才有领导、有组织地开展起来。

    中国老龄委成立后,工作进展较快,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提到人们的面前,主要是:这个组织的性质是什么,是行政机构,还是社会团体?这个组织的任务是什么?这个组织与中央有关部门的关系是什么?为此,中国老龄委于1983年3月1日向国务院写了"关于我国老龄工作中几个问题的请示",主要提出了4点建议:(一)中国老龄委应是一个行政机构,作为国务院的一个部门。(二)中国老龄委的任务是:对有关老龄问题的一些重大问题进行调查研究,综合规划,组织协调,督促检查;参加有关老龄问题的国际性和地区性的专业会议,开展多边或双边的技术合作等外事活动。(三)老龄问题的具体业务,由国务院有关部委、中央的群众团体和科研单位分别管理,现在谁管的仍归谁管。(四)中国老龄委的工作人员,除兼职的以外,暂时设8名专职干部。

    国务院于1983年4月22日批准了上述请示,并以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转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央各部门,这就是后来大家常谈的29号文件。国务院在转发时,将原报告中所提的中国老龄委应是"行政机构"改为"社会团体",理由是国家机关正在精简机构,不宜增设行政单位。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个修改是这个文件的美中不足。但是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好文件,是我国政府第一个关于老龄工作的指令性文件,对于整个老龄工作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29号文件下达时,我国出现了一件新的事情。1982年2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大批老干部从岗位上退了下来。这些老同志还想为党为人民再做一些事情,他们在群众中又都有很大影响,所以自然地成为广大老年人的带头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各种为老年人服务的社会团体雨后春笋般地成立起来。这些社会团体迫切需要国家有一个组织在业务上来领导他们。因此,29号文件下达后,他们就认为中国老龄委就是他们希望的领导机构,于是纷纷地走向中国老龄委。这就给老龄工作的开展增添了一个有利的客观条件。

    1983年下半年,老龄工作的进展加快了,老龄委面临着千头万绪、百事待兴的局面,但是于、魏、武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突出抓了四件大事。(一)大力进行老龄问题的宣传。除了动员新闻媒体进行报道和利用各种场合进行口头宣传外,自已还办了宣传刊物。1983年7月创办了《中国老年》杂志,对象是全国的老年人。邓小平同志题写了刊名,邓颖超、杨尚昆、徐向前等老同志题了词。这是中央领导同志对老龄工作的关怀和支持。这个刊物问世之后,受到各界的欢迎。同时,还办了《老龄工作简讯》和《老龄问题研究资料》。(二)积极推动和帮助各省市成立老龄委员会。(三)加强与国外涉老部门的交往。(四)争取老同志的支持。198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聘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聂荣臻同志为中国老龄委名誉主任。同年4月,又聘请余秋里、宋任穷等25位中央部长级以上老同志为中国老龄委员会顾问。这些老同志不断地给中国老龄委出谋划策,有的还给筹集了活动经费。老同志的参与,大大提高了中国老龄委的社会地位。

    1984年8月,中国老龄委召开了全国老龄工作会议。王震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大会作了"大家都来关心老龄事业"的讲话,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又一次对老龄工作的支持。于光汉同志向大会作了三年来的老龄工作总结报告,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我国老龄工作"五个老有"的奋斗目标,这就是"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这是对联合国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文件的高度概括,是国际文件的中国化,简明通俗,使广大群众容易理解、容易掌握、容易行动。这次大会,对全国老龄工作的进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飞跃。

    1984年,中国老龄委有两次重要的外事活动。(一)那年1月,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派日本老年学专家黑田俊夫和小川直宏来华访问和讲学。两位专家向我国有关部门的干部介绍了日本人口老龄化的情况、问题和对策,讲了他们对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的预测。(二)那年10月,以于光汉同志为团长的中国老龄委代表团访问了日本,进一步了解了日本人口老龄化的情况和对策,并到一些基层单位参观访问,了解了他们老龄工作方面的具体经验。两次活动,对于加强中日两国涉老组织的联系,借鉴日本老龄工作的经验,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1984年秋,中国老龄委的专职叫员从8人增加到30人。1985年初,在老龄委内部设立了办公室、政策研究室、组织协调室、宣传教育室、外事办公室,初步有了一套适应全国老龄工作的办事机构。但是这时,他们还是只有劳动人事部给的几间狭小的办公室,拥挤不堪。除了几部电话机之外,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办公设备。用车、文印、收发、食堂等,都还依靠劳动人事部。于、魏、武提出,大家要发扬延安精神,不同别人比办公条件的好坏,要同别人比工作效率之高低。外地来中国老龄委办事的同志,见到这种办公条件简陋的情景,无不感到惊讶;但是当他们了解到老龄委同志们刻苦工作的情况时,又都十分钦佩。

    1985年是中国老龄委最困难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三件非常头痛的事情。
    第一、《中国老年》杂志社事件。1983年夏,《中国老年》创刊时,中国老龄委聘用了两位主编。1985年夏,这两个人突然提出,《中国老年》杂志要脱离中国老龄委的领导,独立出去,由他们两人主办。对他们这种要求,于、魏、武多次耐心地进行说服和批评,但他们一意孤行,不予理睬。万般无奈,中国老龄委只好另派主编,但那两人拒不交权,形成僵局,《中国老年》被迫停刊,引起广大读者的强烈不满。事情反映到中央宣传部,中宣部决定,两个编辑部暂且同时存在,各编各的稿子,稿子都送给劳动人事部一位副部长,由他审稿、定稿,监督出版。这样,《中国老年》勉强复刊。这种情况持续一年之久,直到1986年底,《中国老年》杂志才又回到中国老龄委的领导之下。
    第二、“松龄公司"事件。中国老龄委成立后,很想给老年人办点福利事业,同时也是为了创收,以补老龄委经费之不足,便成立了"松龄实业开发公司"。但是我们这些老同志没有经营工作经验,一些人乘机而入,掌握了公司领导权,背着领导,违法乱纪。1985年夏,公司被司法机关立案查处。一时之间,闹得满城风雨,不明真相的人认为中国老龄委犯了大错,给于、魏、武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最后,司法机关做出结论:公司负责人有违法行为;中国老龄委是用人不当,监督不力,但是没有任何违法问题。一场风波总算平息了。
    第三、申报成立中国老年学学会成为难题。1985年6月,中国老龄委成立了"中国老年学学会筹委会",8月,向国家体改委写了"关于成立中国老年学学会的报告"。报告送上去,迟迟没有回音。派人去了解,体改委主管审批的同志说:我们对老龄问题不甚了解,对中国老龄委的来龙去脉也不知道,因此,不能批准你们的报告。为此,于、魏、武决定组织专人,尽快写一个"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简史",并附上国务院有关文件。经过半个月的努力,"简史"撰写完成,附了9份文件,派专人送交国家体改委。不久,体改委的同志打来电话说:你们写的"简史"很好,感谢你们帮助我们了解了一个重要情况;但是你们是社会团体,社会团体是不能申报成立学会的,你们还得另找申报单位。于、魏、武研究后,决定请中国科学院帮助申报。中国科学院伸出了热情之手,很快就以该院的名义向国家体改委写了"关于成立中国老年学学会的报告"。大约一个月后,体改委批准了中科院的报告。至此,申报成立学会的工作才告完成。当时申报成立学会,在中央各部委都是很容易办到的事,但是到中国老龄委就成了难办之事,根本原因还是人们对老龄问题的重要性没有认识。

    1985年,虽然是中国老龄委最困难的一年,但是这一年也有成功的大事。那年5月30日,联合国人口基金援助的中日比较研究五年计划正式启动。联合国批准给予40万美元。项目的名称是“以制定政策为目标的人口老龄化对比研究"。要求在人口预测、社会保障、家庭结构、代际关系变化等方面进行比较研究,并对中国老龄工作者进行培训。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国能够争取到40万美元的支援,应当说是一个很大的胜利。

    1986年是老龄工作比较顺利的一年。这一年的第一件大事,是中国老龄委于4月份召开了第一次全国老年学学术讨论会。全国各地的15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会上收到论文360多篇,在大、小会上交流的90多篇。讨论的主题是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问题和对策。在这次会上成立了中国老年学学会。会后出版了论文选集。这次会议的意义是为我国的老龄科学研究打开了局面。
    1986年,中国老龄委的第二件大事是,经国务院批准,与美国老年学学会共同发起,由美国出资二万美元,于5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了"老龄问题国际讨论会"。参加讨论会的有中国、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斐济、泰国和香港地区的专家、学者约100多人,会上宣读的论文23篇,就有关人口老龄化诸多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讨论。会后用中英两种文字出版了论文集。这是中国老龄委组织的第一次多国的国际研讨会,对于开展老龄问题上的国际合作,对于我国老年科学研究,都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到1986年第四季度,中国老龄工作取得了如下的成果:(一)经过五年的宣传,使我国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老龄问题的重要性。(二)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大都成立了老龄委员会,少数没有成立的也有一位省级领导同志分管老龄工作。(三)中国老龄委与中央有关部门建立了经常的联系,得到它们的大力支持。(四)中国老龄委主管的机构已有中国老年学学会、中国老年基金会、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筹委会。(五)在中国老龄委间接领导下,还有许多为老年人服务的社会团体。(六)中国老龄委已与一些国际老年组织和许多国家的涉老组织建立了往来关系,在老龄问题上的国际交流越来越多。
    总之,中国老龄工作的开创阶段已经基本结束,为后来的深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就在此时,于光汉同志向党中央、国务院写了报告,鉴于自己年事已高,请求辞去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主任的职务,并推荐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现任中国老年学学会名誉会长的王照华同志接任此职。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了这个报告。1986年10月30日,劳动人事部副部长严忠勤到中国老龄委宣布了中组部的通知。于光汉同志完成交班工作后,即离开中国老龄委,回到劳动人事部。此后不久,魏恒仓、武元晋两同志也相继离开中国老龄委,回到劳动人事部。至此,三位老同志在老龄事业上的创业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五年中,他们走了一段很不平坦的道路,有经验,也有教训,而可以告慰的是他们基本上完成了党中央、国务院交给他们的任务。

    于、魏、武创业的五年中,老龄工作一直是在国家劳动总局和国家劳动人事部的代管下进行的。1988年10月6日,国家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中国老龄委的请示报告,中国老龄委的代管单位由国家劳动部转到国家民政部。

来源:中国老龄网 2006/9/3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相关信息】
·联合国第一届世界老龄大会和中国老龄工作的开创阶段

 发表,查看评论  打印本页



联系方式:上海市静安区巨鹿路892号2楼 邮编:200040 电话:021-62480427 信箱:shanghaigss@hotmail.com
上海市老年学学会 网址:www.shanghaigss.org.cn 微博:http://weibo.com/1869634090  
沪ICP备08012383号-4